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教育  >  图库
《新乐遗址发掘报告》揭秘“史前沈阳”生活图景——
7200年前,这里就是“东北中心”
http://www.cnargers.com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7-05 10:09
分享到:

  沈阳新乐遗址正门

  “太阳鸟”原型炭化木雕鸟

  1992年发掘现场

  深腹罐

  石镞(弓箭头)

  敲砸器

  清晨,你抓起手机、钥匙,走出高楼林立的小区,钻进轿车,踏上地铁,开始一天的工作。

  清晨,他抓起石器、渔网,走出木屋集聚的部落,下河捕鱼,钻林采果,开始一天的劳作。

  我们在同一片土地上生息劳作,头顶是亘古未变的日月星河。不同的只是,你和他之间的光阴,一越7200年。

  光阴另一端的他,做梦也想不到,他住过的木屋,烧饭的灶膛,砸鱼的石斧,储物的陶罐,甚至渔网上悬挂的吊坠,竟会在7200年后重见天光。并且,他一生居住的这片黄土高台,还会拥有一个新的名字。

  那是沈阳人再熟悉不过的地标,公交地铁途经的站点——新乐遗址。

  近日,由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新乐遗址博物馆经过6年编撰完成的《新乐遗址发掘报告》(以下简称“发掘报告”),正式出版发行。这是一部关于新乐遗址考古研究的“百科全书”,每一样出土的文物,大到百余平方米的房址,小到直径几毫米的果核,均编号载入,详细说明。

  翻开上下两大册的“发掘报告”,听当年的发掘者讲述过去的故事,7200年前远古先民的生活画卷,便跃然于眼前。

  40余年持续发掘出“史前沈阳”

  追忆

  “这是东北地区首次发现7000多年前的考古学文化。……证明我们的辽河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起源之一。”

  ——原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发掘报告”副主编李晓钟

  李晓钟,6年前自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退休,“挖掘报告”副主编。他是新乐遗址面世40多年的见证人、参与4次的发掘者。回忆起新乐遗址的最初面世,他记忆犹新:“当时相当震惊,因为这是东北地区首次发现7000多年前的考古学文化。以前学术界认为,中华文明起源于黄河流域,新乐遗址的发现,打破了这一说法,证明我们的辽河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起源之一,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1972年,如今隶属皇姑区的新乐遗址,为于洪区管辖。当年,北陵乡政府在院内建房,挖出几片带纹饰的陶片,被该单位孟方平发现。巧的是,此人特别爱好历史、考古。从1972年冬至1973年春,孟方平踏遍全乡,在新乐电工厂宿舍院内的旧房基等处,又发现多处古文物遗存。

  文物保护部门复查后,确定了试掘地点。当时发掘面积近300平方米,发现房址一座,面积约30平方米,石器、玉器、陶器等文物200多件。经碳-14测定,遗址距今7200多年。

  时隔4年后的1977年深秋,新乐电工厂职工在宿舍楼附近挖菜窖时,又发现一件文物:石磨盘。

  1978年春,文物保护部门在菜窖附近进行了第二次发掘,收获颇丰。沈阳标志性建筑太阳鸟的原型“炭化木雕鸟”,就是这时出土的。

  此次发掘,出土房址一座,编号为F2,面积95.9平方米。从1973年首次发掘,到2014年最近一次发掘,新乐遗址共发现房址50座。这座F2房址,面积居第二位,但却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座,基本代表了新乐文化的面貌,也是出土文物最多的一座:多达540多件。

  “F2出土时也很轰动,因为面积大,文物也特别多。”李晓钟回忆称,“这座房址就是个火场遗留,它是被烧毁的,房子立柱、檩子等木结构全烧落架了,所有东西都被扣在里面,所以保存得非常完整。石器、陶器、玉器、骨器……种类非常全,许多完整的陶器堆得一摞一摞的,几乎下不去脚……”

  “发掘报告”对F2房址所作的结语是:“一处具有制作石器工具、制作陶器、全面显现技能的场所。出土的玉质类工具和饰品,说明居民在这里的玉器所有人与众不同的高贵与身份。出土的炭化木雕艺术品,或与原始宗教、图腾崇拜有关。仅从木雕工艺而言,已是一件十分珍贵的艺术品。”

  对这座颇为重要的F2房址,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发掘报告”编委会主任郭大顺在序言中称:“推测为聚落公共场所或首领居住地,也兼具制作石器或玉器的作坊。由于这座房址在同时期前后从辽西到东北其他地区同类遗存中几乎是面积最大的一座,表明新乐遗址至少在该类文化中是一个等级较高的中心遗址,这也将沈阳作为东北地区中心城市的历史渊源上溯到史前时期。”

  至于那件珍贵的“炭化木雕鸟”,长40厘米,已被认定为是一件权杖,因此又称“鸟纹权杖”。李晓钟说:“这是很不容易保存的东西,考古界和史学界都说它非常奇特,也是一件孤品。”

  新乐人居住在“半地穴式木屋”

  还原

  “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中心,能够有一座史前遗址大部分得以保存,这在全国特大城市中几乎是唯一的。”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发掘报告”编委会主任郭大顺

  7200年前,浑河并不在如今的市区南部。它东起现东陵陵寝前的月牙湖,经现北陵公园等地,自现市区北部蜿蜒西流。

  古浑河北岸,有一条同样宛转曲折的黄土高台,新乐遗址就建在这条台地上。可以说,当时新乐人住的是“河景房”,家的南面即是浑河碧波(如今新乐遗址南面的北运河,即是浑河故道)。

  根据“发掘报告”中炭化植物遗存的研究成果加以还原,当时新乐人的生活环境大致是这样的:

  除了河景,部落周围还分布着森林、草地、湿地等类型丰富的“景观带”。河边垂柳依依,草地上开着小雏菊。森林里植被茂盛,高大的松、榆随处可见,密林中,更有核桃、榛子、栗子、苹果、枣、杏、山里红等可进行采摘的树种。

  新乐人住的是“半地穴式木屋”。当时气候环境跟现在差不多,冬季寒冷。这种半地穴式房子既保暖又防水,同时也可防止野兽攻击。

  李晓钟这样还原新乐人建房过程:“建房前先挖坑(即地穴),挖好后在四周挖洞立柱,如果是大房子,会在中间再立柱子。之后在四周用草泥砌墙、搭顶棚。房子基本都没有门,有门容易发生倒灌。根据民俗学分析,应该是搭梯子进出的。”

  新乐人的食谱很丰富。不但有野果,还有鱼有肉。“渔网上的石头网坠很大,孔眼也很大,说明网线很粗,是捕大鱼用的。”李晓钟说。

  除了临河捕鱼,出土遗物中还发现了猪、羊和禽类骨骼。此外,遗物中还发现炭化粟黍类谷物。“挖掘报告”中称:“新乐遗址虽然出现了植物栽培行为,但是采集狩猎方式很有可能仍在生业经济中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

  新乐人使用的工具种类繁多。新乐遗址属于原始人类新石器时期,由以打制石器为主的旧石器时期发展而来。除打制石器外,新乐人已经学会制造细石器(细小的石器)、磨制石器和陶器,原料基本由河道捡拾而来。“新乐人很会捡石头,他们会根据石头的不同材质和硬度制作不同的工具。”李晓钟说。

  据“发掘报告”记载,新乐遗址出土的遗物包括石器、玉器、陶器、骨器、石墨、煤精制品等共计3592件。其中石器2479件,以打制石器为主,1015件。细石器856件,多为玛瑙、燧石材质,多被用来制作刮削、切割工具及弓箭头等。磨制石器624件,有石斧、石磨盘、石磨棒等。玉器基本为岫玉,磨得细润晶莹,如作为装饰品的玉串珠。

  新乐人已会烧制陶器。李晓钟介绍说:“新乐遗址出土的石磨盘、石磨棒不光脱谷物,还被用来碾碎河砂,然后掺以一定比例的土烧制陶器。”

  郭大顺认为:“新乐文化遗存中最为重要的,首推陶器和房址。”新乐遗址共出土487件陶器,以深腹罐(型似东北酸菜缸)为主,通体密布纹饰,多为压印之字纹。“以前有同事曾模拟压印过这种纹饰,一圈一圈压印,非常不容易。”李晓钟说。

  新乐遗址尚存三大未解之谜

  悬疑

  “从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到国家级博物馆,新乐遗址还有不少未解之谜,有待研究、破解。”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赵晓刚

  作为一处本来完整的原始聚落,新乐遗址虽已面世46年,历经5次发掘,共出土房址50座,文物3592件,但至今仍留有很多未解之谜。

  首先,遗址范围无法确定。因地处城市中心区域,周围被现代建筑覆盖,目前已挖掘范围有限,所以新乐遗址确切范围有多大,中心部分在哪里,至今仍属未知。

  能确定的是,遗址范围绝不仅限于新乐遗址博物馆。“发掘报告”中称:“已知遗址分布其东部在黄河大街东侧的友谊宾馆院内,西至长江北街东侧,北至省医药公司住宅楼,南至龙山路,东西长约800米、南北约220米。”

  第二个未解之谜是“先人埋哪了?”根据碳-14测定,新乐遗址至少存在三百多年,但是在这样一个人口密集区内,至今还没发现一座墓藏。

  另外,出土文物中的“煤精制品”也是一个谜。煤精也叫“煤玉”,是雕刻工艺的极佳原料。新乐遗址出土的煤精制品有球形、泡形、耳珰(古时耳饰)形,但具体用处考古人员至今也未明了。“所有遗址都没出现过煤精制品,但可确定的是,这些煤精制品的原料,来源于40公里外的抚顺。”李晓钟说。

  新乐遗址是沈阳“天赐之宝”

  定位

  “沈阳市有‘两宝’,一个就是新乐遗址。”

  ——中国现代考古学家苏秉琦

  集众人之力、经6年之久,“发掘报告”得以完成。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赵晓刚对这份报告寄予深切厚望:“想推动对新乐遗址的继续研究,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想推动新乐遗址的保护。”

  辽宁省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则称:“新乐遗址是沈阳市不可多得的珍贵文化遗产,是沈阳市一张靓丽的名片。如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规划建设,将会对沈阳的文化建设和对外开放,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40余年目睹新乐遗址变迁,李晓钟对新乐遗址的厚爱与珍视溢于言表,他感叹道:“在城市中心区域发现这样的遗址,太难得了,尤其还挨着风景旅游区北陵。作为考古人,我们明白新乐遗址就是个宝儿,它是东北亚地区新石器文化代表性遗址。”

  在这位老考古人的心里,新乐遗址之于沈阳,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和地位?李晓钟凝神半晌之后,缓缓吐出四个字:“天赐之宝!”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张萍摄影李浩宇波制图

编辑:pd09
相关新闻:
中高考更多>>
大学更多>>
早教更多>>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 幸运28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计划